苏纷尽早上起来时只觉得头重脚轻,昨晚上又梦见了许多从前的事情,那些片段都涌回了她的脑海里,只不过她已经不再那样勇敢了。她没有JiNg力再毫无保留地投入到Ai情里面,她需要工作需要分担父母的压力,哪里还有心情每天都花费在烦忧和白尘的纠缠里呢。

    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,苏纷尽挤着公交车来到了学校。上完早自习就接到了教务处的安排,各班级明天安排召开家长会。上个星期刚半期测试完,结合班上孩子的学习情况是该和有些家长G0u通一下。特别是班上有个叫骆佳的男孩子,调皮捣蛋成绩一塌糊涂。他是离异家庭的孩子,判给父亲养,从开学到现在却一次也没见到过他父亲。苏纷尽也尝试联系过他的父亲G0u通孩子的情况,对方总是声称自己很忙,然后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不知道明天他是否会来,解决了这个孩子的学习问题,苏纷尽的工作就算做得尽善尽美了。她是一个苛求完美的人,参加工作以后也力求把每件事都做好,不仅能提高自己的能力,也能得到提升,最终经济上也能得到一些宽裕。

    没想到短短两年,自己已经成长这么多,苏纷尽不禁有些感慨。正想着,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她一看是宋青蔬打来的,“喂?什么事儿,马上要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伴娘服寄到你家里了,你晚上试一试是否合适。婚礼时间有变化,改在了这周六,所以不合适你要赶紧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苏纷尽又忍不住感慨一句,“青蔬,没想到你这就嫁了。唉,日月如梭啊。”

    宋青蔬忍不住笑了,“所以啊,你也麻溜的!”想了想她又补充到,“对了,这次结婚的伴郎是白尘哦。提前告诉你一声,有个心理准备哦。”

    白尘?怎么哪儿都有他。不过白尘和李宸光的关系一直挺不错,他当伴郎也在意料之中。苏纷尽摇摇头,“行吧,谁让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呢?这伴娘是个坑我也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Ai你。”

    上课铃声突然响起来了,苏纷尽一边收拾书本一边说,“好啦,上课了,我先挂电话了。晚上回家试了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打扰你啦。”

    晚上回家以后苏纷尽拿出伴娘服一试突然尴尬起来,这样式颜sE腰围哪里都合适,就是x围太小了。这两年苏母总Ai炖汤给她喝,T重是没长就是x围蹭蹭蹭大了一圈,她都不敢信自己从B杯变成了D。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x变大了是种苦恼。因为她现在买衣服的诉求都是宽松一点的,这样能遮住一些。看来效果挺好的,宋青蔬都没发现她的x变大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给宋青蔬去了一条微信,“衣服挺好看的,就是x围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宋青蔬倒是秒回,“怎么,太大了穿着要掉吗?”

    嗬!居然瞧不起她,苏纷尽突然被激起了莫名的胜负yu,“怎么可能,是x围太小了。我现在穿得是D杯!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啊,苏纷尽你背着我g了什么???”

    苏纷尽一脸无辜,“没什么啊,我也很苦恼啊。”

    “把秘方告诉我啊啊啊啊,抱大腿!”

    “g嘛?你以前不是觉得平x好看吗?”

    宋青蔬突然一脸羞涩,“那个……男人都喜欢x大的,我们宸光也不列外啊。”